首页 |  单位简介  |  领导班子  |  机构设置  |  党务公开  |  工作动态  |  老年艺苑  |  夕阳风采  |  政策法规  |  老年社团
追记红军第四军参谋长黄鳌传略
2015-2-11 11:47:17更新 来源:正阳网 作者:尹德立 
    1902年3月28日,安福(今临澧)九里伏牛山下黄家屋场一间破败的农舍里,传出一声声清脆的婴儿啼哭。这个世代为农的家庭从来没出过读书人,所以没少吃目不识丁的苦头,到父辈时,家人再也不想让后辈踏在长辈旧脚窝里苦苦挣扎,父亲黄茂永痛下决心,捆肚子也要让儿子读书。族里见茂永的儿子自小聪明,行止不俗,也指望此儿将来为黄家争光,便都给黄茂永送儿入塾撑腰。
    要上学了,取个什么名字呢?黄茂永素知当兵可以吃军饷,他希望儿子将来能够吃上军饷,不至在这伏牛山下挨饿,于是给他取名“昭军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同学少年
    昭军八岁入私塾,先生多次夸奖“此子可教”。民国三年,昭军十二岁,家里把他送进了县立高等小学,编在第二班。聪明和勤奋,使昭军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老师张子辉还常让他当“小先生”,为此免了他部分学费。随着年龄和知识的增长,加上《说岳全传》等英雄故事与侠义传奇的熏陶,昭军日渐建立起自己的崇拜与向往,也日渐形成自己的见解与判断。
    高小毕业后,昭军以优异成绩考上长沙甲等农业学校,在当地,这不啻为中举一般荣耀。然而,一贫如洗的家境横亘在昭军的求学路上。父亲黄茂永合计:就算卖掉唯一的一石田,加上两个姐姐起早贪黑,再加上伯父黄茂柏矢志不娶,帮衬侄子,也还是无法保障昭军上省城读书的学资。正当全家一筹莫展时,族中通达者提议资助昭军读书,族长黄家之从善纳议,阖族议决用族众例捐的“冬至会”族粮,资助黄昭军去省城上学。
    要上省城读书了,昭军取独占鳌头之意,给自己新起名黄鳌,字钧德,号半石,以寄托种种期许。1920年秋,黄鳌终于跨进长沙甲等农业学校大门。然而,这学校并不像他先前想象的那样文明清雅,其腐败现状令黄鳌十分失望,不到一年,他便转入省立工业专门学校附中就学。
    1924年春,黄埔军校开始秘密招生,自小名昭军的黄鳌得到消息,即以九牛不回的决心要去投考。然而,困扰他的问题仍是没钱,好在他的挚友叶国素接济了他六块大洋。于是,黄鳌得以奔赴当时革命中心——广州。那时,黄埔还是初创,在“不怕牺牲,矢志革命”的招生口号面前,有人退缩了。但黄鳌义无反顾,生怕报不上名,还一人领了两次报名号,其中一个号后来帮助迟到的郑洞国考进黄埔,因此曾出现点名“黄鳌”,两人答“到”的情况。
作为黄埔第一期学员,孙中山在开学典礼上的演讲,在黄鳌心中点燃了革命激情和苦学决心,他把孙中山“不仅要做一个有高度才能的军人,而且要做一个不怕苦、不怕死的革命军人”的训言牢牢铭刻在心。自入黄埔,黄鳌一腔正义,是非分明;学习刻苦,训练认真;为人正直,和蔼谦逊;勤于吃苦,乐于助人。因此,他与同学中的中共党员特别合得来,谈得拢。入学不久,他就在同队中共党员李之龙、周士第影响下,加入了共青团。同年7月,黄鳌又由“团”转“党”,成为一名中共党员。此后,凡周恩来、恽代英、肖楚女等中共师长演讲,黄鳌几乎一次都没有落下。学习中,他常与同乡好友王尔琢、郑洞国、贺声洋,及同队党团员文子文、佘海滨、赵子俊等切磋研讨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抱负天下
    1924年11月,黄埔一期结业。学生大部分分到教导团,少数留校工作。因为学业优异,黄鳌被留在校政治部秘书股任主任。此时,政治部主任是周恩来,黄鳌的工作就是协助周恩来处理来往信件,保管和起草各种文件,同时编写大量通俗政治教材,开创多种教学方式如演讲、政治讨论会、政治问答、出版刊物等。周恩来、黄鳌出色的政治工作,使所部军人的政治觉悟和品质大大提升。1925年2月,黄鳌随周恩来参加第一次东征,正是他们卓有成效的政治和教育工作,使得黄埔军人在东征中打出了军威。
    然而,随着黄埔军校办校脚步的延伸,党派斗争日渐激烈。周恩来等为造就中国一代新军人,组织师生中的中共党员、共青团员和进步学员,成立“青年军人联合会”,传播共产主义革命思想等,黄鳌便是联合会主要骨干之一。接着,校内国民党右派也成立“孙文主义学会”,放言要将共产党人从革命统一战线中开除出去。从此,校内两党两派斗争愈演愈烈。1926年3月20日,中山舰事件爆发,蒋介石借口整顿,趁机下令解散了“青年军人联合会”和“孙文主义学会”,另组“黄埔同学会”,并自任会长。在蒋介石居心导演下,“黄埔同学会”的会务基本被“孙文主义学会”骨干操纵。当时,为打击国民党右派嚣张气焰,黄鳌在《黄埔潮》周刊发表《黄埔同学应注意的几点》一文,深刻揭露国民党右派反对孙中山“联俄、联共、扶助农工”三大政策的真面目,在黄埔正直军人中,产生了很大影响。
    同年7月,广州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成立,各部也相应设立政治部。黄鳌被任命为第二军政治部秘书,兼第四师党代表。第二军原为谭延闿领导的湘军,与其他军阀的队伍没有多大区别。为把这支队伍改造好,黄鳌花费了大量心血。他在二军司令部编印的《革命》刊物上,连续发表《革命军》、《革命军与反革命军》等文,深入浅出地阐述国民革命军的性质与任务。针对多数士兵不识字的特点,黄鳌还亲自编写《士兵识字运动课本》、《士兵日记问答》等通俗教材,把学习政治与扫盲识字结合起来,使士兵既提高了政治觉悟,又学了文化。由于有效的政治工作,加上成功的队伍整编,第二军后来成为一支政治觉悟高、纪律严明、敢打硬仗的革命队伍。
    在广州那段如火如荼的日子里,黄鳌完全进入了忘我的境界,以至二十四岁多了,婚姻问题依然无暇顾及。后来,同样投身民族解放运动的长沙女青年周梦素与黄鳌相遇,由于志同道合,加上同为湖南人,他们相爱了。黄鳌主办的第二军革命刊物《尖兵》,成了他们缔结革命爱情的伊甸园,周梦素常常在《尖兵》上发表犀利有力的文字。不久,他们在李富春主持下结成夫妻。
    1926年7月,第一次北伐战争开始。由于第二军中的中共党员李富春、黄鳌等积极有效的政治工作,使该军经受住了战争的严峻考验。在北伐途中,纪律严明的第二军广受人民欢迎;在江西战场上,第二军面对大敌,奋勇作战,不怕挫折,在黄鳌等人的带领下,最后取得胜利。接着,又与程潜、林伯渠等领导的第六军配合攻克南京。在蒋介石开始一步步走向彻底背叛革命的日子里,黄鳌洞察局势,印制了许多立场鲜明的革命传单广为散发,其中有一幅漫画,画着西山会议派、国家主义派、昏庸老朽买办阶级、孙文主义学会流氓地痞、青红帮等各色人物共同抬着一顶轿子,向反革命路上飞跑,轿中所坐军官就是蒋介石。这些宣传品,有力揭露了蒋介石一伙的反革命本质。
   “7•15”宁汉合流,大革命失败,黄鳌等中共党员被迫离开第二军。面对甚嚣尘上的反革命气焰,黄鳌没有丝毫的气馁和动摇,他立即在党的指引下,投入党的土地革命斗争。他首先到中共湖北省委工作,并前往鄂西巡视、指导和组织该地区的农民暴动,为后来建立鄂西革命根据地,打下坚实基础。
为加强湖南省委的力量,1927年冬,中央军委派黄鳌回湖南,任省军委书记,要求他们迅速恢复组织、积蓄力量,组织开展新的湖南暴动。当时,长沙政治环境异常恶劣,反动当局对中共的革命活动严加防范,岗哨林立、密探遍布。为避敌人怀疑,黄鳌他们曾把临时军委机关迁到长沙北区警察署所在的局关祠隔壁,在敌人鼻子底下组织募捐,筹备武器和经费。后因接头人员过多,引起了敌人注意,敌人扮成各式各样人物,白天监视,晚上偷听,终于掌握了联络暗号。一天,他们突然照暗号敲门,蜂拥而入,抄到了正在编制的军事表册和部分文件。黄鳌、陈采夫以及省工、农、青委派来的三人当场被捕。在审问中,黄鳌始终坚称自己是上海某大学教授,是前来探视妹妹的,以此掩护自己的真实身份和党的秘密。但陈采夫被敌人抓住把柄,不得已当场承认自己是中共党员,但他始终也说黄鳌是上海某大学教授,从而保护了黄鳌。但敌人始终怀疑这个“大学教授”,除了严加监押,还发函到临澧进行调查,这样就延缓了敌人屠杀黄鳌的日程表,使黄鳌得以侥幸逃过1928年1月18日那场血腥大屠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烈士壮行
    不久,时局发生变化,程潜率领西征军攻退唐生智。1月25日,西征军陈嘉佑部进入长沙。当时,城内一片混乱,陆军监狱、长沙县看守所以及长沙旧监狱的政治犯在黄鳌等中共党员运动下,于26日凌晨趁机越狱。越狱成功后,组织上鉴于黄鳌身份已暴露,指示他先潜回临澧,等待新任务。黄鳌知道自己家中也不是安全藏身之所,回家只与妻子周梦素和孩子匆匆见了一面便匆匆告别,周梦素忍不住放声大哭。他们谁也没料到,这就是他们夫妻的最后诀别。
此时,正值二军四师驻防临澧,由师政治部主任李道宗接任县长。县挨户团副主任赵伯履一伙,想乘机发动民变,把李道宗搞掉,以取而代之。黄鳌在与当地地下党组织联络过程中掌握了这一情况,便秘密与四师政治部故旧彭侃(师政治部代理主任)、苑志雄(师政治部秘书)、谭醒(团政委)等取得联系,同时向湘西特委汇报请示,征得了特委书记彭公达支持。于是,黄鳌等人秘密制定了一个大胆智取的锄害方案。
     1928年5月8日,久雨初晴,旭日东升。上午,县城道水河南岸沙滩上,“国耻纪念大会”会场戒备森严。主席台上就座的有县长李道宗、县挨户团副主任赵伯履等。大会一开始,赵伯履首先出来讲话,刚说到“今年有个五月七,明年有个五月七……”,第四师马副官突然发令:“常备队架********,向前三步走”,于是常备队闻令而动,四师士兵飞快冲过去,缴了常备队的********。还没等赵伯履一伙回过神来,四师士兵已把赵伯履等五个反动骨干分子推下台来,接着就是一阵乱********,“五害”被一举剪灭。这一胜利,极大地鼓舞了湘鄂西人民的斗志,狠狠打击了反动派的嚣张气焰。
    除“五害”之后,黄鳌受中央军委派遣,出任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参谋长。这支队伍的前身,是贺龙、周逸群1928年2月回湘西收编地方武装组成的湘鄂边工农革命军,约三千余人。按照中央军委和湖南省委的决定,任命贺龙为军长,恽代英任党代表(因病未到职),黄鳌任参谋长。黄鳌到任后,立即帮助贺龙总结部队前几次失利的经验教训,积极健全政治机关,整顿党的组织,把支部建在连上,加紧士兵的军政训练,教育士兵严守革命纪律。同时,部队开始着手在石门一带开辟湘鄂西革命根据地。
    石门南乡七月暴动失败后,8月25日,红四军进驻石门西北乡磨市,准备在这里恢复和发展党的组织,发动农民暴动,建立苏维埃政权,实现割据西北乡,进而联合邻近各县军事力量,夺取石门县政权,再向常德、桃源发展的计划。但因为敌人在附近屯有重兵,西北乡农民存在畏缩情绪,暴动未能实现。于是,红四军改变计划,决定以农民组织基础较好的渫阳区为红军根据地,并决定先夺取澧县王家厂和大堰垱两地的反动团防武装。9月5日,红军主力从石门渫阳出发,奔袭澧县王家厂、大堰垱一带的反动团防和税卡机关。得胜后,7日回师石门渫阳。途中,主力部队由一师师长贺锦斋率领,驻新开寺。贺龙、黄鳌只带军部及少量警卫人员,住宿在刘家峪曾庆轩(中共石门县委书记)家里,这里离新开寺有八里路程。当晚,接到敌人第二天要来进攻的情报,军部在曾庆轩家开会,决定避开敌主力,连夜出发前去消灭官铺之敌,但因去官铺侦察的人员未回,敌情未明,加上官兵一路十分疲惫,所以不得不等待天明后行动。但就在次日拂晓前,敌教导师和当地团防两千多人绕过了当地游击队的警戒哨,抄山道直插曾庆轩家,对军部实行突袭。1928年9月8日晨,黄鳌带领警卫人员和本地游击队阻击敌人,边打边向后山转移,拟与前来增援的红军主力会合。但战斗中,黄鳌不幸被飞弹击中,英勇牺牲,年仅27岁。
    得知黄鳌牺牲的消息,四军上下一片悲痛。当晚,贺锦斋写下一首诗:“层层铁网逼周围,夜集深山湿透衣。为党为民何惧死,宝刀要向贼头挥。”以此表达活着的将士对牺牲战友的钦佩,和为烈士报仇雪恨的决心。
   (作者为协会会员、临澧县作协主席、临澧县四中原党总支书记)
版权所有:临澧县委老干局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转载
主 办:临澧县委老干局
地 址:临澧县楚园大道 电 话:0736-2591818
制 作:临澧县人民政府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 湘ICP备10000600号